海归名媛诈骗记:脑控京城四少,假扮红X代,卷走4000个W

来源: idc123人气: 9272023-11-22

讲了这么多个《内部讲义》里的诈骗案,三人组里大家最喜欢谁?

刘志是团队的主心骨,小虎是留给计划外状况的后手,但是这两个男人,有着一个共同的锚点:红姐。

让空壳重新长出血肉,将最后那一点点真心展露给她。

但大家可能忘了,红姐也是一名无声但凶狠的诈骗犯。

最近看了部讲女骗子的网飞剧,《虚构安娜》。

一开篇,我看着这女主角的名字有点眼熟,安娜·索罗金。

想来想去,这不就是假扮名媛,骗遍纽约富人圈的那姐们吗?

我无聊就百度了下这姐们的最近动态:被保释出狱,在自家天台带着电子脚镣,办了场时装秀,这是打算继续混名流圈子。

图片

左图是这姐们刚被捕的样子,现在出狱又在自家开时尚趴体

碰巧前段时间,我在一本叫《法庭内外》的老杂志看到桩真实案件,案子里的女骗子,和安娜一样聪明狡猾,零几年就跟同伙一块儿骗了近4000万。

今天就给大家讲讲这个颇有中国特色的假名媛诈骗案。

2005年12月7日,北京市刑侦总队接到一起报案。

报警人名叫李兆亘,说自己的老婆孩子在浏阳河饭店被人绑架了,绑匪勒索他1053万。

匪夷所思的是,李兆亘说自己当时就在绑架现场,有30多个黑衣人,手持刀枪闯进饭店,光天化日之下就押着他的老婆孩子,走到他的公司,要求给他们转账。

李兆亘还说,带头的绑匪,名叫周北方,据说是个正在保外就医的人。

北京警方一听这可不得了,周北方是前首钢总经理,因为行贿受贿罪被判了死缓,此时正保外就医。

由于勒索金额巨大,还牵扯到了保外就医的周北方,北京警方即刻立案,并出动了100多人的警力。

第二天,警察就拘留了周北方,开始对绑架案进行调查。

李兆亘也带着老婆范平平去了公安局,做笔录。

被警察问到绑架当天的情形时,范平平痛哭失声,说:

“11月21号,周北方和他的人请我吃饭。我们在酒店的包房里,突然冲进来十几个人,身材都很高大,穿着紧身衣。里面有一个光头,还有一个身上有纹身。周北方就翻了脸,说自己是京城四少,还说‘我是好惹的吗?’他带着那些人打我和我的儿子,我儿子满脸是血。”

在范平平的讲述里,周北方简直就是个黑社会。

但周北方被拘留后,连连叫冤。

周北方和警察说,他确实在11月21号跟范平平在浏阳河饭店吃饭,但那天根本没有什么绑架勒索,是他和范平平有一些生意往来,现在想要撤资,这个饭局就是为了跟范平平追账。

有个朋友带了七八个人,周北方都不太认识,就是来撑个场子,但确实没人带刀枪棍棒的。

警察对周北方的供词进行了核查,发现他没有撒谎,周北方一行人确实没有携带任何凶器,范平平所说的“殴打”,就是一群人争执不下时,有人一拳挥到李兆亘脸上了。

而且,被“绑架”的范平平母子当天就被放回家了。

除此之外,这起案件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疑点:这么恶劣的绑架案,李兆亘为什么没有当时就报警?从11月21日案发,到12月7日报案,中间甚至隔了大半个月。

经过调查,这中间的半个月,范平平举动非常反常:

她先是打电话给自己的公公,讲述了绑架遭遇,让公公写举报信,交给律师。

然后她又让自己的孩子出国,避避风头。

部署好这一切,她才安排李兆亘去公安局报警。

对此,她解释说:“把儿子送走,再同周北方弄个鱼死网破。”

警察就很好奇,周北方和这夫妇俩到底有啥过节?

现在证据、报警时间都对不上,在调查实证面前李兆亘实在圆不上谎了,这才承认自己报了假警,说是想要报复周北方撤资。

他承认,是范平平想让本就有案底的周北方再背上一个刑事案件,最好能牢底坐穿,再也不能出来蹦跶。

周北方这边知道自己被报假警陷害,也不遮掩了,向警方控诉:这对夫妇合伙骗钱,两个人的身份都是假的。

不得了,警察一查下去,范平平李兆亘两人合伙涉及诈骗超过5000万,还专骗有钱人。

北京警方迅速实施抓捕并审问,李兆亘很快就交代了自己跟范平平诈骗的事实。但范平平则自始至终都咬定,这些钱都是别人投资她的生意,死不承认自己诈骗。

警察顺藤摸瓜查下去还发现,20年前,在认识李兆亘之前,范平平就已经做上了上千万的“生意”。

01 骗贷2000万,瞒天过海十年

九十年代初,人均年度可支配收入才不到一千块。

对于当时的人来说,一万块已经是巨款了,要是谁家有个万把块存款,那就踏进了万元户的圈子,就是当时的中产。

而范平平,倒腾出了自己的第一个2000万。

1989年,她注册了一家集团公司,自己既当法人代表,又当董事长,注册资本直接写了一个亿。

一般来说注册资本无须进行验资,很难说这是不是范平平填了个虚数。

图片

就是这家公司

直到1994年,她拿着别人的身份证又注册了两家皮包公司,一家在北京,一家在广州。

北京的公司看上去和她毫无瓜葛,但实际上就是范平平在控制,她冒用这家公司法人代表的签名,向中国农业银行总行营业部贷款2000万元,自己则作为担保人,让北京的公司成功拿到了贷款。

但公司是别人身份证注册的,钱上写的是别人的名字。范平平就得想辙把这笔贷款变成她自己的合法收入。

她先让她妹妹去广州的公司当监事,方便操作财务上的事情。

然后她自己的集团公司对广州公司进行投资,持有了85%的股份,这就把广州公司洗成了自家的公司。

接着,她妹妹以生意往来的名义,把北京公司的2000万,分几次转到了广州公司的账上。

一个是广州公司的最大股东,一个是广州公司的监事,姐妹俩就这么把钱拿到了手,还是合法的。

银行查账怎么也查不到她们头上。这2000万贷款就成了银行坏账,瞒天过海十年都没被发现。

直到2005年范平平被北京警方逮捕这一次,这笔账才被翻出来。

但她在法庭上一口咬死,说当年银行贷款的2000万,都是自己的艺术家朋友黄胄借的,自己和黄胄是忘年交,深得黄胄信任,所以在中间帮他代理和担保。

为了说圆这个谎,范平平给黄胄调查得可明白了,她说黄老经营炎黄艺术馆,每年耗资数百万,为了填艺术馆的窟窿,就得做点别的生意。

图片

炎黄艺术馆是1991年黄胄创建的我国第一座民办公助的大型艺术馆,除了特展以外都免费

范平平这句话一说,就有几分可信。

大家都知道,炎黄艺术馆是黄胄开的。但一般只有知心好友,能知道经营状况。

而且艺术向来又是烧钱的生意,所以开艺术馆亏钱,得补窟窿很正常。

范平平这样拿着真事和常识掺在一起编故事,听着就挺真。

她接着往下编,说黄老本来是想要贷款做铜版纸生意,但可惜当年铜版纸价格不好,这笔生意没成。她就拿去广州的公司,投资了一家商场。

但在关键问题上,具体哪家商场,范平平直接一句不提。

如果只是因为交情好,黄老就要范平平代理自己去贷款,这也太主观了,范平平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点,顺嘴又编了个客观理由。

说因为合同都是20年的,黄老当时已经70岁,担心自己怕是没那么长的时间了,害怕银行不给批贷款,就全权交由她代理。

1997年黄胄就去世了,范平平敢在法庭上这样说,就是因为黄老去世,死无对证。可能黄老从头到尾压根不知道范平平这人和贷款的事。

这套说辞只是为了应付法庭。但她这一套说法是2005年被捕后临时胡编的,还是早就准备好的,很难说。

2000万到手后,范平平沉寂了8年。

之后,她又有了新身份——国经协研究院的副院长。

02 “高干夫妻”假结婚真作秀

2003年的时候,范平平认识了李兆亘。

两人都离过婚,就王八看绿豆——看对了眼,厮混在一块。

那时候,范平平已经混出点名堂了,给自己包装得有头有脸:对外宣称自己英国留学多年,还有个刚考上牛津博士的儿子。

因为从1997年开始,中国人民银行启动了企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,银行审批企业贷款也变得严格起来,从银行骗贷越来越不容易。

图片

企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始于1997年,2006年实现了全国联网查询

骗贷变难了,范平平就决定换个“赛道”,开始打算骗投资。

但是投资都是有钱人玩的,范平平必须先混进上流圈子。

经过研究,她发现仅凭自己的商人身份不够混上流圈子,最好再来一个有背景有身份的男人傍身,能够达到政商结合强强联手。

李兆亘就是她一手包装出来的男人。

实际上,李兆亘就是个离婚带俩娃的无业游民。但他人长得高大,话也不多,平时看起来,有股子拿鼻孔看人的神气劲儿。

李兆亘可能有点面瘫脸,在法庭上受审都看着挺高冷

既然没有真身份,编个假的就是了。

因为姓李,范平平对外就说他是李克农的孙子。

作为中国特工之王,李克农在地下党活动和中共反谍战中做出了卓越贡献,解放后,李克农担任了中央情报部的部长。

如此摇身一变,李兆亘成了范平平的“高干男友”,是范平平彰显身份的工具人。

但“红三代”的身份并不能满足范平平的胃口,想着李兆亘的工作还没着落,她让李兆亘直接“世袭”中央情报部部长。

但是这个单位,1983年就被国家撤销,以原情报部为主体,与公安部的反间谍部门及其他部分相关单位合并,组成了新的单位——国家安全部。

范平平脑筋活,也能洞察时事,她把李兆亘的单位从“部”编成“局”,李兆亘就成了“中央调查局局长”,不仅如此,范平平还给他安排了个“特派员”的名头,身份少见神秘,那年代老百姓不像现在查信息便利,搞不清楚很正常。

做戏做全套,范平平还给李兆亘配了辆专车,要求司机整天都穿着军装。只要李兆亘下车,司机就立刻下车给他开门,在门边站着军姿,迎接李兆亘下车。

有了这样一位“高干男友”,范平平没事就带李兆亘转悠,逢人就介绍:“这是我男朋友,李克农的孙子,在中南海工作,现在是中央调查局局长。”

李兆亘也不说话,就点头默认,摆足干部派头。

在范平平的身边,没人不认识李兆亘,碰上都要尊称一声“李局”。

范平平爱情事业双丰收,2004年,她成立了国研发企业改革与发展经济研究院,自己担任法人代表。

图片

就是这家

这家研究院对外宣称的主要业务,是给企业做咨询,帮他们研究投资,以及联系并引进外资。

有了李兆亘这个“高干男友”的背景,研究院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,给范平平带来了很多业务和资金。

在一次次的生意合作中,范平平认识了越来越多的国家干部和社会名流。

不过,她这一年里签下的合同都没履行,资金到手,就把合作方晾在一边,主打一个“拖”字诀。

为了把戏做得更真,范平平没少给李兆亘做功课,把国家机关干部都摸得门儿清。

有一次和机关干部的饭局上,李兆亘吃饭吃到一半出去接电话,回来后范平平问他:“谁啊?吃个饭都不消停。”

李兆亘皱着眉,说是小邱。

范平平接着说:“他啊,我知道,那个领导人的秘书呗。”

饭局上的干部们看两人说起领导人,就跟拉家常一样,更加相信李兆亘的身份。

在研究院成立半年后,范平平和李兆亘结婚了,在北京世纪金源大酒店办的酒。

在这家五星级大酒店,两人请了社会各界名流,正式介绍两人的身份,结为夫妻。

图片

有挺多名人都在这家五星级酒店结婚

但其实,整场婚宴只是范平平作的一场秀,她和李兆亘压根没领结婚证。

范平平假结婚,只是一种对外宣传的手段,在外人看来,既然范平平都和李兆亘结婚了,那跟范平平的合作就更靠得住了,凡事都有她的“高干老公”行方便。

03 高科技公司和天选冤种

凭借着编的身份,范平平带着李兆亘真的认识了不少人,每次范平平在饭局上都隆重介绍李兆亘,李兆亘负责不说话装样子。

当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,但在饭局上大家也不好当面说穿。

不管咋样,范平平夫妇的名气越来越大。

想来走范平平路子的人越来越多,其中被骗得最惨的,是上海商人周老板。

2005年,这位上海的周老板听说了“王府井大厦”项目,就来北京,想找找关系,投资这个项目。

图片

王府井不仅仅是一条商业街,其实也是一家非常庞大的集团公司

周老板前前后后花了1000万打点关系,请人吃饭,挺舍得花钱,却一直都没机会牵上项目的线。

随着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多了起来,就有朋友把范平平夫妇介绍给周老板认识。

见面当天,范平平先是给周老板塞了张名片,对他说:“你找到我们真是找对人了,我们研究院是国务院下属单位,专门给政府还有大型国企做项目。”

接着介绍了李兆亘:“这是我老公,他是中央领导,在中南海工作。平时他很忙的,多少人想见都见不到,今天你运气好。”

周老板眼看着遇上这号人物,怕错过了没下回,就跟范平平说了自己想投资“王府井大厦”项目。

范平平听完说:“这件事你放心,你大哥帮你办。”

说完拍了拍李兆亘,李兆亘光点头不吭声,一脸神秘。

求人办事,周老板是舍得下血本的。之后他常常请范平平夫妇俩吃饭,给范平平送礼更是不手软,光是买衣服就花了二三十万。

为了彰显身份,范平平去饭局上的时候,还时不时请来一些贵宾,甚至请来过孙中山的孙女。

看范平平这么能摇人,让周老板更加下定决心,要紧紧抱住范平平夫妇的大腿。

可是,“王府井大厦”工程的事一直没消息,周老板提了几次,都被范平平敷衍回去。

范平平这么做,一方面是没有这个项目的资源,而且用别人的项目骗钱也容易穿帮,不是长久“生意”。另一方面,是确定周老板十分有钱,得吊住他的胃口,让他相信自己有人脉,能办成大事。

过了一阵,范平平找机会告诉周老板说:“我看兄弟你也是个实在人,我就实话对你说吧。我老公刚得到内幕消息,你说的那个项目已经损失了7个亿,如果哪个公司想承接,就得先把损失都补上。依我看啊,这就是个无底洞,你自己考虑考虑吧。”

为了让周老板相信,范平平还找了两人假扮负责这个项目的领导,一起吃了顿饭。

周老板彻底信了范平平的“内部消息”,不再纠结投资“王府井大厦”。他庆幸自己认识这对“高干夫妇”,给他的生意避了个大坑。

周老板做梦都想不到,自己一口气,跳进了更大的坑。

此时,范平平已经不屑于普通的坑蒙拐骗,她想开始做大生意。

2005年,纳米技术正发展得火热。

这起源于2000年美国率先发布了《国家纳米技术计划》,掀起了国际纳米科技研究热潮,中国也在同年成立了国家纳米科技指导协调委员会。而2003年国家纳米科学中心的成立,更是让商人们也发现了高科技商机的动向。

范平平一直非常擅长捕捉商机风向,她早就看上这个生意,觉得新技术一定带来巨大的商业利益,琢磨着成立一个纳米技术公司。

但她不肯自己出钱,就开始给她的新小弟——周老板介绍这项技术。

周老板一听,范平平要带他做高科技生意,马上就答应出资500万。

范平平的纳米高科技生意,搞得有模有样,她自己不懂技术,就去找技术支持。

范平平在报纸上看到亚纳米微珠技术专利的拥有者——黄世鲜教授,就立刻去联系了黄教授。

这个黄教授还真是个专家,在知网上有着13项专利,研究方向确实是亚纳米技术方向。

范平平承诺黄教授,给他10%的技术股份,几人碰头吃了几次饭后,范平平就和周老板注册了公司,起名叫“中泰东鹏纳米微珠研究院”。

并且公司的法人代表人选,范平平举荐了自己的儿子:“我儿子在英国读了很多年书。他刚考完牛津的博士,从国外回来。”

周老板就同意了,由范平平的儿子来当这家纳米研究院的法人代表。

为了让财政大权把握在自家人手上,范平平依旧是让妹妹当会计,毕竟十年前成功骗贷2000万,妹妹就出力不少。

纳米研究院成立后,范平平合计着公司缺车用,就让周老板买了一辆奥迪A6和一辆保时捷卡宴。

车一到手,她就拿给家里人用。

公司开起来了,利益也深度绑定了,周老板对于范平平李兆亘夫妇更加信任了。

也是在这个时候,一向是范平平身份工具人的李兆亘胆子却肥了,开始瞒着范平平单干。

他找到周老板,说自己手上原本有几十亿的国家安全基金,前阵子拿了一部分出来购买建设银行的原始股票,现在马上要审计了,这1000万元的缺口填不回去,想找周老板借钱周转一下。

周老板看李领导亲自开口,二话不说,分了几次把1000万打进李兆亘的卡里。

不过,李兆亘有一点倒是没骗周老板,他确实是有资金缺口急需周转。

一直使用假身份的李兆亘,在跟着范平平行骗多年后,逐渐觉得自己也能用这个身份骗人。

不过他的骗术没什么长进,一直是以借钱的名义骗人,然后借了不还。

一年前,他向一个老板借钱,开口就要500万,由于数目不小,对方让他必须找到一家公司做担保。

李兆亘原本是想要赖掉这笔账,但这笔借款一到期,借他钱的老板并没有因为他的“高干身份”而忍让,直接起诉了那家担保公司。

李兆亘自己屁股没擦干净,败诉了,接着又被担保公司追债。

因此向周老板借的1000万一到手,他就先拿出500万还债,接着又买了一辆沃尔沃轿车和两块劳力士。

图片

案子里没说是啥型号,我看了看2005年的S80,还是挺不错一车

余下的钱,李兆亘则打到了自己的情人杨晓慧账户上。

是的,跟着范平平行骗两年,李兆亘在人前与范平平扮演恩爱夫妻,实则在外还养了情人杨晓慧,而且对她出手很阔绰,一共给杨晓慧转账超过400万。

04 真假“高干子弟”

不过,另一头的范平平也没闲着,她结识了当时正保外就医的周北方。

这周北方老哥家里确实是真高干,他爸周冠五是首钢总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

周北方自己在首钢干到助理总经理,被查出受贿行贿,总计900万,1996年被判了死缓两年。

图片

周北方他爸周冠五是首钢董事长,当选过好几届人大代表

2005年6月,周北方保外就医,出了监狱。

他本就打算东山再起,经人介绍后认识了范平平。

范平平让他先在研究院工作着。周北方一心想继续投资做生意,压根没怀疑过范平平夫妇的身份。

当时他刚出监狱,手上钱不多,就先出资50万元注册了中泰瑞宏证券投资咨询中心,隶属于范平平的研究院。

保外就医的周北方做不了法人和股东,范平平又让自己的儿子顶上去了。

虽然周北方没啥钱,但他的人脉有钱。

他在保外就医期间,认识了两个煤老板,一个姓李,一个姓马,手上有钱,想办煤矿开采证。

周北方就把这两个煤老板介绍给范平平夫妇认识,双方一拍即合,决定合作搞一个能源公司。

李老板出资3000万元,注册了中泰生鹏能源发展有限公司,股东由李老板、范平平的儿子、范平平的研究院组成。

另外,李兆亘还向李老板借了400万元。

有了范平平夫妇的高人指点,周北方觉得自己很快就能翻身。

有一回,朋友甘老板打趣问他:“老周,最近在哪儿发财呢?”周北方就说起自己认识了“中央调查局局长”李兆亘的事情。

甘老板一听不对劲,说:“中央调查局局长?老周,你是不是上当了!我以前也被一个中央调查局局长骗过,不过他叫李可,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。这个人以前骗过我的钱,现在还没有要回来。你可得小心,赶紧想办法把钱要回来。”

周北方一下警觉起来,就和几个老板商量,先把钱要回来再说。

毕竟报警会把事情闹大,他那时候正在保外就医,不太敢声张自己做生意的事。

为避免打草惊蛇,周北方把范平平夫妇约在了浏阳河饭店包间。范平平看周北方人多势众,也不吃眼前亏,将钱转了一部分回去。

但最让范平平夫妇头疼的,其实不是被撤资,而是周北方已经知道李兆亘的高干身份是假的。

如果周北方把他们的身份透露出去,那范平平的“生意”就再也做不成了。

范平平先下手为强,决定报警,用贼喊捉贼的伎俩,把周北方重新送回监狱,让他不能再吱声。

周北方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,说了实话,还指控了李兆亘的假身份。

李兆亘架不住心虚,警察一审,他就在公安局里招了个干干净净。

相比之下,范平平就很嘴硬,不管警察怎么审讯,她都说那是投资来的钱,不是诈骗来的。

上了法庭,她也丝毫没有慌乱。

图片

在法庭上,最右是范平平,中间是李兆亘,左边是范平平的妹妹

验明身份的流程中,法官问她文化程度,她说:“我是大学本科,可是起诉书上写我是高中。怎么写都行。”

可范平平之前一直对外说自己是英国留学回来的。

法官又问民族,范平平提了提嗓子,说:“我是满族。”

可她的亲弟弟妹妹此时都在法庭上,说自己是汉族,当庭姐弟三人就开始争执自家的民族,旁听的人都听晕了。

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,也不难猜。

范平平为了方便行骗,早就把自己的户口簿改得面目全非。她在户口簿上的出生日期是1963年,可自己的妹妹却出生于1960年。

警察为了调查清楚她真正的出生年月,费了好大功夫,才查出她实际出生于1956年。

接着,范平平为了洗脱自己罪名,开始把黑锅甩给李兆亘,说自己见过李兆亘的工作证,上面确实印着“中央调查委员会主任特派员”。

她试图用谎言蒙蔽法官,让法官认为是李兆亘谋划了一切,她自己也是被骗的。

可惜李兆亘也翻脸不认人,承认了自己真名叫李可,不是李克农的孙子,也不是中央调查局局长,这一切都是范平平编的。

眼看被李兆亘戳穿,范平平又开始和法官介绍公司业务:“我们的纳米技术是获得过美国ACC认证的,领先世界50年的。我们是经过评估的,价值好几个亿。”

但其实,她请来的技术顾问黄教授只是挂了个名,早就失去联系。

直到最后范平平还是没有承认罪行,说所有证人的证言都是胡说八道,还控诉警察对她刑讯逼供。

图片

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范平平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

法院清算下来,范平平诈骗涉案金额将近4000万。

要不是因为李兆亘自作聪明,暴露了身份,范平平还能骗到更多的钱。

在那个消息不太通达的时代,范平平很懂信息差,她真假掺半地编造了自己和李兆亘的身份,还把当局领导人和周边关系摸得一清二楚,拿到混入上流的入场券,然后自己养起了人脉,坑蒙拐骗。

这种骗术当时挺流行,叫做拉大旗作虎皮。

这里的“大旗”就是权力,权力越大,能编的“虎皮”就越大,骗的钱也越多。

不过,这终究还是一个狐假虎威的经典故事,狐狸尾巴最终还是有露出来的一天。


资讯评论

首页
资讯
电影解说
快看
直播